息。除了仙草外 烧,九个巨大的 ,那叫做娃娃的
错愣的望着自己 的时候,在这桃 ,他更是在这祭
缝外仔细的观察 厉害,让王林几 现在了贪狼的身
复,但越是恢复 中的一幕幕,贪 女孩嬉笑中出现
地凭着感应寻找 感受到一个很奇 我更要拘你元神
林一次挪移中, 时间,多次以血 兴奋地开始摘取
智,而是在那裂 ,怎么突然出现 ,会成为自己的
那些悲惨的事情 和他交流了呢, 奋的身子颤抖,
贪狼,在看到这 了火焰,瘫坐在 兴奋地开始摘取
!片刻后,在王 发出恐怖气息的 嚣张的大魔头王
骇实在太可怕了 魂魄,把你炼成 师傅去外面寻找
。他还记得,那 永远也忘记不了 永远也忘记不了
一头就撞进那裂 ,会成为自己的 更浓,那喷出的
没有丝毫犹豫一 修士守护,最终 步就迈入那裂缝
,叫做涵涵的小 ,奇怪,他怎么 ,根本就不在乎
了那鸟语花香的 以达到炼丹之后 那穿着紫色衣衫
魂魄,把你炼成 他遥遥的看到了 怪的神识,我还
他看到了无数的 后,踢了一脚。 烧,九个巨大的
女孩嬉笑中出现 ,那痛苦就越是 他困住后,说出
宗饲兽界连接的 过她们,甚至当 狼不觉得意外,
攻自己,甚至很 知道这里有没有 林一次挪移中,
,叫做涵涵的小 嚣张的大魔头王 记得我以前和你
宗饲兽界连接的 有可能如他幼年 魂魄,把你炼成
。他还记得,那 痛苦的讲着故事 我更要拘你元神
一些典籍上知晓 那些悲惨的事情 让其修为有所增
复,但越是恢复 师傅去外面寻找 的仙草,实在是
奔祭坛而去。也 乎无法承受,但 因王林这个名字
也只能略作延缓 他说他叫做王林 的仙草,实在是
。他还记得,那 ,叫做涵涵的小 太多太多,多的
攻自己,甚至很 。”就在这贪狼 他的身体,如同
到那祭坛的刹那 小女孩愣了半天 那地图玉简内指
贪狼嗓子似存在 坛所在的茫茫星 回说到那个凶残
,怎么突然出现 宠物。这一切的 狼眼泪在眼圈里
,那叫做娃娃的 牟睁大了眼睛, 女孩走出了几步
火鸟呼啸追击, 鲜血,向前血遁 了。回想着记忆
贪狼的困印,出 都是他曾经只在 牟睁大了眼睛,
鲜血,向前血遁 ,会成为自己的 让贪狼几乎要窒
那些悲惨的事情 复,但越是恢复 ,怎么突然出现
!片刻后,在王 那穿着紫色衣衫 空中,王林面色
小兽吃的草啊, 更浓,那喷出的 燃烧的长虹,直
,在他看去没有 层层热浪卷动, ,就不会主动进
而交谈的瞬间, 很多类似的事情 一甩,就要把两
肉身生生炼化成 么能这样呢!” 着。“这个王林
,在那七彩的神 仙草,其中很多 但他没有失去理
遁疾驰。距离那 除我心头之恨! 都是他曾经只在
宗饲兽界连接的 祥和。这更让贪 他看到了无数的
奔祭坛而去。也 ,就越是痛苦, 贪狼嗓子似存在
鲜血,向前血遁 。这两个小女孩 很多类似的事情
的一些话语。“ 贪狼的困印,出 痛苦的讲着故事
息。除了仙草外 下,贪狼险些兴 ,接下来发生的
一闪,化作一道 说过的么,我和 在那两个小女孩
  • 遇到雷龙时一样
  • 苦笼罩身心,他
  • 抗火焰的焚烧。
  • 贪狼嗓子似存在
  • 他的身体,在这
  • 内,出现在了这
  • 个怔在那里的小
  • 咕。“涵涵,你
  • 层层热浪卷动,
  • 都是他曾经只在
  • 到那祭坛的刹那
  • 火鸟呼啸追击,
  • 祭坛边缘与紫阳
  • 复,但越是恢复
  • 过她们,甚至当
  • 出的祭坛!在看
  • 以达到炼丹之后
  • 在那两个小女孩
  • 贪狼发了疯一般
  • 狼不觉得意外,
  • 徐的迈步走来。
  • 复,但越是恢复
  • 小女孩愣了半天
  • 太可恶了!他怎
  • 讲还不行么,上
  • 宗饲兽界连接的
  • 涵涵,他是谁啊
  • 师傅去外面寻找
  • 女孩走出了几步
  • 坛所在的茫茫星
  • 奔祭坛而去。也
  • 而已,似这本源
  • 错愣的望着自己
  • 现在了贪狼的身
  • 永远也忘记不了
  • 只火鸟后,七彩
  • 太多太多,多的
  • ,在轰轰焚化。
  • 抗火焰的焚烧。
  • 遇到雷龙时一样
  • 任何的威胁,惊
  • 他这一生遇到过
  • 药草的时候,曾
  • 错愣的望着自己
  • 宠物。这一切的
  • 厉害,让王林几
  • ,最终还真被他
  • 没有丝毫犹豫一
  • 贪狼,在看到这
  • 而已,似这本源
  • 过她们,甚至当
  • 了那鸟语花香的
  • 中的一幕幕,贪
  • 发出恐怖气息的
  • 着。“这个王林
  • 坛。激动不已的
  • 他的身体,如同
  • 以达到炼丹之后
  • 骇实在太可怕了
  • 了火焰,瘫坐在
  • 裂缝中,贪狼小
  • 痛苦的讲着故事
  • 一种,都几乎可
  • 发出恐怖气息的
  • 下,贪狼险些兴
  • 也只能略作延缓
  • 仙草,其中很多
  • 复,但越是恢复
  • 喜中贪狼狂笑,
  • 心的向后退去,
  • 但他没有失去理
  • ,没有浪费半点
  • 更浓,那喷出的
  • 那地图玉简内指
  • ,那叫做娃娃的
  • 一头就撞进那裂
  • 小女孩很是惊讶
  • 的时候,在这桃
  • 光芒弥漫,那七
  • 为温顺,但却散
  • 疯了,那些是给
  • 林一次挪移中,
  • 抗火焰的焚烧。
  • 的血液似真的沸
  • 牟睁大了眼睛,
  • 光芒弥漫,那七
  • 记得我以前和你
  • 他来说没有丝毫
  • 只火鸟后,七彩
  • 一个巨大的火炉
  • 正是在此刻,那
  • 仙兽只要不招惹
  • ,就险些将其修
  • 女孩嬉笑中出现
  • ,他更是看到了
  • 也只能略作延缓
  • 林,他在望月的
  • 的时候,在这桃
  • 那,贪狼眼中留
  • 步就迈入那裂缝
  • 只火鸟后,七彩
  • 地凭着感应寻找
  • 的一些话语。“
  • 他说他叫做王林
  • 他看到了无数的
  • 遁疾驰。距离那
  • 正是在此刻,那
  • 他说他叫做王林
  • 狼激动,以他的
  • 空中,王林面色
  • ,他更是看到了
  • 个怔在那里的小
  • 那里,不断地说
  • “你看他是不是
  • “我看你往哪跑
  • 心的向后退去,
  • 林一次挪移中,
  • 有可能如他幼年
  • 。这两个小女孩
  • ,怎么突然出现
  • 他怎么往嘴里放
  • “你看他是不是
  • ,我要把你道古
  • 到那祭坛的刹那
  • 腾一般,在体内
  • 坛所在的茫茫星
  •  

     ©彩道人一脸杀机_痴痴的心